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导演路学长猝然离世今年本计划二次换肾

发布时间:2018-11-02 11:57:45

导演路学长猝然离世 今年本计划二次换肾

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路学长昨天下午在京突发疾病猝逝,享年49岁。据路学长好友们回忆,他是在参加中国导演协会2013年度表彰大会评委看片活动后,搭乘王小帅导演的车回家,行至人民大会堂西侧时,突发疾病,随后,999将其送到了305医院抢救,但回天乏术去世。

好友纷纷赶往305医院

北京晚报昨晚9点多赶到了位于文津街的305医院。昨晚来这家医院看急诊的病人寥寥,医院内显得非常的安静。但在大门处守候多时,发现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文艺界人士开着车匆匆赶来,向门卫打听路学长导演遗体停放的太平间位置。随后跟匆匆赶到的路学长生前好友、著名摄影家周雁鸣一起,进入医院太平间。

包括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金舸、导演娄烨在内的几十位路学长的生前好友们都已守候在这里多时。据305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回忆,自从999急救车在昨天下午4点多将路学长导演拉到医院后,好友们陆续赶来,这些朋友几乎没人提前离开,一直守候到昨晚12点钟。

“我就说了,我的新偏偏在昨天上午摔坏了,一直打不通,我心想,这是要坏事了。”周雁鸣来到路学长导演的妻子李佳璇面前,懊恼地说,“一切都像是有征兆似的。”这种征兆在现场的多名朋友中居然都有出现,另一名朋友说,自己有两台,可昨天偏偏都无法使用,“这样的情况可谓前所未闻。”

周雁鸣告诉,两天前自己刚刚跟路学长通过,没想到这竟然成了诀别。他说,最为惊奇的是,演员马伊琍昨天告诉他,“前天晚上她还在梦中梦见路学长导演了。”听到路学长昨天去世的消息,“马伊琍哭得泣不成声。”

中国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导演透露,昨天,路学长导演参加电影导演协会2013年度表彰大会评委看片,结束后搭乘导演王小帅的车,准备到三环后再打车回家,刚走不到十分钟,行至天安门人民大会堂西侧,突然喘不上气,“路学长当时像咳嗽不上来,刚问怎么了,人就歪在后座上,急救车十分钟赶到,抢救40分钟,无力回天。”

昨天在现场求证得知,昨天,作为电影导演协会2013年度表彰大会评委的路学长就连看了3部电影,其中包括贾樟柯的新片和另一名新锐导演杨惠龙的《今天明天》。路学长导演发病前,一切都很正常,当时路学长坐在汽车的后座上,在突然发病后,王小帅导演很快拨打了120,但受制于长安街拥堵,120很快将急救转给了999,999很快赶到,并往附近的305医院送。但疾病发展太快,“在送到医院时,路学长导演已经陷入昏迷,不省人事了。”昨天305医院还没有给出诊断报告。但多位好友分析,患心肌梗死的可能性很大。

“前天我们还通了,他还敦促我尽快报送《今天明天》。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青年导演杨惠龙很难过地告诉,一直以来,路学长导演对于新人导演非常关注,只要有条件,一定会帮助他们。杨惠龙的首部长篇作品《今天明天》在去年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亚洲未来奖”,路学长希望自己能够给导演帮一点忙。杨惠龙回忆,一个月前还跟路学长导演吃过一次饭,“我感觉他的身体状况非常好,神采飞扬。”

今年本计划二次换肾

“学长等了21年,今年好不容易终于得到有肾源了,正准备今年换肾,我们都替他高兴呢,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路学长生前的好友之一,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老师金舸这样告诉北京晚报的,路学长导演很早就得了肾病,早在21年前就做了换肾手术,但是效果一直很好,一般人换肾后,需要十年左右再重新换肾,但路学长导演换的肾一直没有出现严重的排斥反应,远远超过了正常肾的“使用年限”,让圈内的好友们一度啧啧称奇,替他高兴。

同是电影学院“85班”的同学,金舸回忆,自己跟路学长的友谊在大学中就奠定了,“他还教我唱歌跳舞。”

“人没了……”这是路学长妻子李佳璇昨天在现场接到亲人朋友们时的第一句话,悲伤写在她的脸上,几位闺蜜陪伴在旁,“他是一个好人,他去了天堂。”昨天赶到现场时,路学长导演的遗体已经进了冷冻室,但李佳璇却不时进入冷冻室看丈夫一眼,就好像自己的丈夫只是生病一样,“出门前他还好好的……”

“今天的心情太糟了。”昨天上午,娄烨导演刚从柏林回京,还没倒过时差,傍晚接到了王小帅导演的,匆匆赶到305医院,面对好友的猝然离去,娄烨很难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过几天再说吧。”

“学长走得很安详,他的遗容甚至都带着微笑。”多名好友觉得这是对路学长离世的一点安慰。谈到路学长在好友王小帅的车上发病,好友们也觉得是一种巧合,“好歹有一个好友在身边送他一程。”

他一直坚执艺术理想

“我今年还准备跟他策划一部电影呢。”金舸导演很遗憾地告诉,作为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路学长导演的《长大成人》、《卡拉是条狗》等电影都给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长大成人》历经8年才上映,过程波折,第五代导演田壮壮对于该片提供了很重要的帮助,被认为是前辈提携后辈的佳话在电影圈流传。而《卡拉是条狗》则是跟葛优合作,葛优在片中难得地留起了长发,以现实主义的表演诠释一个小人物的形象,被认为葛优演技的重大突破。

“学长的每一部作品我都很喜欢,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作品都是现实主义风格的题材,这也是他这么多年以来坚守的创作思路,不媚俗,不刻意迎合商业,有自己的追求和对于艺术的坚守。”金舸说,跟一般导演不同,路学长自己创作的剧本大多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他不会为了商业而去编故事。”

近几年,随着中国商业电影的繁荣,很多导演都开始主动下海,改拍商业电影,“包括我跟路学长导演在内的很多第六代导演都面临这种转型的诱惑和痛苦。”金舸说,但学长始终不为所动,“他曾经跟我说,哪怕只是拍摄一些低成本的文艺电影,也不愿意刻意媚俗。”

“前段时间他告诉我,自己有时头痛,却没有想到今天成了永别!”金舸难过地说。昨天在现场,所有好友都自发给路学长的家属举行了捐款。因为有多名北京电影学院的“85班”同学在场,大家伙儿凑在一起商量如何举办纪念活动。临走前,朋友们决定:23日晚上8点,在305医院举行告别仪式,“我们可以跟学长一起聊聊心里话,为他守灵一夜。”北京电影学院举办的追悼会定于24日上午10点在八宝山兰厅举行。

李少红导演在微博上也写道:他把生命最后的时间给了他所爱的电影。路学长好友王小帅很快转发并写道:他最后的时刻也属于电影。

今天凌晨2点48分,妻子李佳璇在微博上写道:永远的爱!一路走好!!

本报 王金跃 J166

简介

路学长,1964年生于北京,自幼学习绘画,1981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学习绘画,1985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与张元、王小帅、管虎、娄烨、张杨等并称第六代导演。代表作有《长大成人》、《非常夏日》、《卡拉是条狗》,他最后一部作品是2007年执导的《两个人的房间》,去年进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执教。

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尴尬了谁

直隶巴人的原贴: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互助资金盘
专业做标书公司
房车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